受到惊吓时耳朵会贴紧头部

日期:2018-01-07 |  来源:乡里书生 |  作者:花亭老人 |  人围观 |  0 人鼓掌了!

1、仓鼠嘟的原型是我儿扎,种类银狐

2、本文仅有开度以及桃包两对cp,别的出场人员请不要随意搭配~

3、文中相关仓鼠的学问不要用在现实中,由于我还是改了一局部的,照着来可能会把仓鼠养死哟=。=

4、仓鼠是夜间活动,这里为了和熊熊(研究僧)作息对应,改成和人类一样了~



【1】


“你不是喜欢小植物吗?”

“我...喜欢...这...但...”金钟仁看着后院远大的玻璃房子,堕入了颠三倒四的形态。

玻璃房子角落摆了一个不太深的远大圆木桶,内里盛满木屑,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中间局部展现了一点点黑色的发顶,在黑发的当中,有两只红色毛茸茸的小耳朵支楞着。

姐姐踩着高跟“噔噔”走到木桶当中,用力拍玻璃:“看看!看看!多喜欢啊!”

简略是姐姐把玻璃墙拍得“嘭嘭”作响的缘故,看不到全貌的、木桶里的东西突然顶开疏松的木屑展现头,脸刚好对着木鸡之呆的金钟仁。

是个黑发尖脸的少年,大眼睛眯着,带一脸没睡够的心理懵懵地看向外面,他的手有认识地扒在木桶上,黑发里展现的小耳朵动了动。

姐姐立即收回“嘤”的声响扶着玻璃墙蹲上去。

金钟仁手捂胸口让步几步。

好...好喜欢。

“钟仁啊,”恢复了神智的姐姐扑下去抱住他的胳膊,“嘟嘟这么喜欢,你忍心把他丢掉吗!万一被那种有怪异嗜好的鄙陋大叔捡回去养,嘟嘟要奈何办啊!”

没关连的他不是都已经和有着怪异嗜好的姐姐在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了吗。

尽管这么想着,金钟仁还是说:“那你就养着他啊。”

“姐姐已经结婚了,让他人看见我家里养了个男孩子这太不适合了啊!你姐夫也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的!”

金钟仁转身去看沙发上坐着的姐夫,此人双手交握,摆出一脸“求求你了”的表情看着他。

但是我一个独身男人,养个男孩难道就适合了?

想了想还是决心断绝,金钟仁深吸一口吻把身上挂着的姐姐拉开,正要说话。

就在这时,一直看着房子外面的男孩似乎感到到了无聊,挽救身子把头埋回桶里扑腾,紧接着也不知道他是奈何做到的,两条白白细细的腿突然就从木屑中伸进去搭在桶边,而带着小耳朵的头,此刻已经埋在木屑里看不见了。

不...不会闷死吗?

木桶边上的两只脚悠闲地晃啊晃,皮肤白得简直反光,划出的弧线,在金钟仁的视网膜上留下一道浅浅的陈迹。

感遭到自身猛烈振动的心情,他看向姐姐,后者正趴在玻璃墙上喃喃地说着类似于“对不起啊北鼻解解实在是逼不得已”之类的话。

内里的家伙基本就不在意好吗?

“好吧我试着养一下,”他说,“但是我不保证会一直养着,要是有什么不便当,我会立即把他送回去哦。”

姐姐转过脸,眼泪汪汪地冲他颔首。

送走了两人,对比一下受到惊吓时耳朵会贴紧头部。金钟仁回到院子里,木桶里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去了,此刻正蜷在当中的小床上睡觉,两只手握成拳缩在胸前,头发上还沾着没弄掉的木屑。

真怪异,明明自身有耳朵,头顶上居然还有对兽耳,四只都听得见,还是有一对是陈设呢?

他的门牙会像真的仓鼠一样不停地长吗?须要磨牙吗?也是日间睡觉早晨活动吗?

金钟仁有些头疼地按按太阳穴,心想要不然收容他一个星期,然后找个借口送回去好了,于是也并不费心去琢磨豢养方法,姐姐留下的说明书被扔在箱子里再没看过,通向后院的玻璃门也被他锁起来,拉上了帘子挡住。

反正房子里步骤俱全,食物放了好几天的量也饿不死。

周末把小组的同砚带到家里计划作业,叫了外卖,金钟仁在厨房把几盒炸鸡倒进大盘子里的时候,听见了朴灿烈的惊呼。

“这是什么啊!”

恐慌地丢下炸鸡跑过去,朴灿烈把后院门的帘子拉开了,正指着院子里的玻璃房子木鸡之呆。

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

听见声响赶来的吴世勋产生出一阵大笑,用力拍打他的肩膀:“金钟仁你口味太重了啊!不是说最憎恶变态的人型宠物了吗你居然偷偷养!”

金钟仁懊悔地别过头去叹息。

“哎哎,钟仁,”朴灿烈突然戳戳他肩膀,“你的宠物是不是生病了啊?”

“不是我的宠物啦,是姐姐她...”金钟仁抬起头往复院子里看,然后愣住了。

房子的中间,那个家伙躺在那里。

“真的一动不动呢,”吴世勋笑不进去了,“不、不会是死了吧?”

金钟仁跑回客厅从餐边柜里翻出了后院钥匙,又费了半天劲把玻璃房子的门翻开然后冲进去。

“喂,你醒醒。”他用力摇晃着地上的家伙,手掌握住的肩膀预料之外地非常衰弱。

手在鼻子下面探了探还有呼吸,金钟仁咬牙把他抱起来就往客厅走。

“你要干什么啊?”朴灿烈跟在背面问。

“去医院,榨汁机 香蕉牛奶。万一死了我奈何跟姐姐交代。”

“你先别急着去,有豢养手册吗看看再说。”

金钟仁于是把人放在沙发上,找进去豢养手册翻到“罕见疾病”那一项。

【仓鼠体弱容易感冒,症状为灵魂萎靡,不愿进食,体温有明显消沉。】

“不是这个,他暖洋洋的。”朴灿烈摸了摸沙发上的人摇点头。

“你别乱摸。”金钟仁打掉他的手不绝翻手册。

【按期整理木屑,湿润的环境可能招致细菌生息,罕见的寄生虫以及沾染病都是仓鼠可能感染的类型,多半病症发扬为脾气急躁,四肢间歇性抽搐。】

“也不是这个啊...”

【出现斑秃等现象,极有可能是由于压力过大。】

“这个也不是...”

“你们别翻了我知道了,”吴世勋的声响从后院传来,他拎着大约一个半水瓶大小的玻璃罐子走近两人,“这是他喝水的东西吧?我看着内里一点不潮该当干了很久了,是不是由于没喝水所以渴晕了?”

朴灿烈把手册翻到“喂养”篇看了一下然后问:“钟仁你多久没给他添水了?下面说水罐添满的话是一天的水量。”

“三...三天...

“哇靠你这是谋杀啊!”朴灿烈丢下手册扑到沙发当中摇晃下面的人,“你快醒醒!不要死!”

沙发上的男孩艰苦地动了动睁开眼睛,用非常微弱的声响说:“渴。”

金钟仁即速倒了杯水递给他,男孩被扶着坐起来,颤颤巍巍接过水杯垂头,伸出舌头快速舔着水面。

“他不会用杯子。”吴世勋跳起来冲到水壶当中把玻璃罐子灌满,然后塞上了带着吸管的塞子递过去。

男孩见到罐子不要命似地抱到怀里,然后双手捧住咬着管子“滋滋”地吸起来。

看他喝得腮帮子鼓鼓的,头上的耳朵一动一动的样子,朴灿烈擦拳磨掌地要伸手去摸。

“都叫你别乱摸,”金钟仁把他推到一边,“会吓到他的。”

“那也比你把人丢在院子里3天漠不关注要好...”朴灿烈嘟囔着挪到吴世勋当中。

“小组作业我们来日诰日再做吧,”金钟仁站起来把两小我往门口拉,“你们先回去。”

朴灿烈依依难舍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孩,然后拽着吴世勋离开了公寓。

金钟仁打开门回到沙发当中,你看苹果榨汁机。男孩看样子已经喝饱了,把罐子抱在怀里猎奇地四下张望。

“我...你...回去吧?”他试探性地伸出手,男孩却猛地向后一缩然后猛烈点头。

“没洗澡,臭...”他小声说。

金钟仁拿起当中的手册翻到“洗澡”那一页。

【仓鼠爱清洁,请至多两天洗一次澡。温暖的空间以及热水都是必要的,宜操纵婴儿产品,省得损伤肌肤。洗完之后快速擦干,你看香蕉怎么放榨汁机里榨。检查兽耳,确认不再湿润之后即可放回笼子。】

挺麻烦啊。

“那么这日就给你洗澡吧。”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

金钟仁去后院,在姐姐搬来的几个大箱子里翻找,光不同形式的上衣和裤子就有一大堆,快要比金钟仁自身的还多了,是在当洋娃娃养吗?

找到洗漱用品,拿了几件衣服回到浴室,男孩正泡在浴缸里开心性扑腾水花,见到他出去猛地刹住行动。

“别管我啊不绝玩,”他从袋子里取出婴儿洗发水,“头别乱动就行,给你洗头。”

纵然这么说了,男孩还是乖乖地不再玩水。

把透亮的洗发水挤在手心,慢慢揉搓被水沾湿的黑发,金钟仁感到到手下红色的小耳朵在不天然地发颤。

究竟是第一次接触,想到他可能有点畏缩,金钟仁于是把声响放柔柔:“你叫嘟嘟?我姐姐给你起的名字吗?”

“我叫都暻秀...”男孩小声答复,“姐姐说,嘟嘟惟有她才能叫。”

居然是怪姐姐,暻秀是她以前想好的要给儿子的名字。

“那我奈何办,叫全名吗?要不然给你再想一个昵称好了,”金钟仁嘴里嘟囔,“就叫阿秀吧,挺难听的。”

说完捏捏都暻秀头顶红色的小耳朵:“这个名字惟有我才能叫,知道吗?”

手下的脑袋轻轻点了点。

然后金钟仁心无旁骛地揉起泡泡,并没发现都暻秀的脖子偷偷变红了。

===========================


#仓鼠嘟小剧场#


新仆人给我洗头!

好温柔耶 >///<</font>

===========================

【2】


由于把都暻秀渴了3天差点断气,金钟仁抱着“养肥了再送走对比好交代”的想法,心胸惭愧地留下了他。

【仓鼠公用粮不妨提供全面必需的养分,但一般人类的饮食也是很好的选择,请用充实爱的食物养胖它。手摇式榨汁机。】

金钟仁放下手册,从箱子里码得整齐整齐的仓鼠粮里拿出一包翻开。

“会好吃吗,”他用勺子挖了一点粉末送进嘴里然后皱起眉头,“完全没味儿啊。”

说完他怜悯地看向房子里的家伙,后者正用充实等候的眼光看着他手里的袋子。

“别吃这个了,”他把袋子放在一边,不出所料看到了内里人不幸兮兮的表情,“我给你弄好吃的。”

去厨房三两下煮了拉面,金钟仁端着锅离开玻璃房子外面,然后立即起初忧愁。

看起来不像是会用筷子呢,就这么放进去不行吧?

他试着翻关闭食物的小门,把拉面促进去,对方闻了闻,耳朵突然一抖。

金钟仁危急地看他。

他眨巴着眼睛,间接疏忽了摆在当中的筷子,拿起勺子去挖,挖了好几下都没能弄起来,着急地直哼哼。

金钟仁眼见着他要伸手抓即速喊:“别动!”

然后翻开门,把拉面和都暻秀一起弄了进去。

男孩坐在餐桌当中,别扭地看着手里的两根金属棒。

“我奈何做,你就奈何做,知道吗?”金钟仁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握住筷子,做了几回夹的行动。

都暻秀愚昧地握着筷子,但是很精准地师法了金钟仁的手势。

“真机警,”金钟仁把拉面推到他面前,“如今吃吧,留神烫。”

一起初还很别扭,但很快适应了筷子,都暻秀埋头吃得“呼噜呼噜”。

“比你的公用粮好吃多了吧?”金钟仁把盘子里的煎蛋夹了一颗给他。

都暻秀嘴里不停,看着头部。收回“唔唔”的声响回应他,然后把煎蛋也快速地吃掉。

吃完之后他瘫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发愣,耳朵悄悄颤抖。

金钟仁看着那两只白白的耳朵,忍不住伸手去摸,都暻秀还沉醉在美食的余韵里,被这么一摸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他的耳朵猛地背上去,警备地看着金钟仁。

【耳朵的变化不妨反映仓鼠的形态。色彩天然毛发疏松则为壮健,掉毛可能是由压力惹起,到了新的环境中尤为容易发生,遭到惊吓时耳朵会贴紧头部,天然发抖则代表满意。】

“你别怕,”金钟仁连忙安抚他,“我不动你就是了。”

都暻秀慢慢坐正,扒着餐桌无辜地看他。

“奈何?”

“还想吃....”

大眼睛眨巴眨巴,带着讨好又羞怯的笑颜。

这家伙的食量实在捉摸不定。

金钟仁蹲在“笼子”外面,若有所思地看着小桌子上满满的盘子。

早上放进去的超大块面包大约20分钟就被吃完了,午时提供的一大盘炸鸡也被扫空,但是早晨的炒饭放到如今依然一动没动。

是吃太多撑坏了肚子吗?

还是这日温度有点低着凉了?

炒饭做得不好吃?

最近吃得太清淡影响了消化?

并没觉察自身起初像老妈子一样操心,金钟仁慢慢走到都暻秀藏身的大木桶当中。

由于埋了一颗仓鼠(?)在内里,木屑堆得高高的,在客厅过去的灯光中,顶端一耸一耸。

“在内里干什么呢...”这么嘟囔着他敲了敲玻璃,“嘭嘭”的响声事后耸动突然停住。

“让我看看。”他说。

然后木桶里的家伙听话地冒了进去。

嗯?嘴里叼着的是...炸鸡?

【仓鼠喜欢把食物藏在腮的两边,到安全的处所吐进去,遭到这种本性的影响,宠物仓鼠会下认识汇集并蕴藏食物。】

啊哈哈,难怪不饿,看样子是一直在吃存粮。

金钟仁把眼光移到木桶底部,你知道耳朵。臆想那内里必定藏了不少吃的。

“放太久会坏哦,”他冲嚼着炸鸡的家伙说,“而且藏在内里也不清洁,下回想吃就通告我,会给你买的,知道吗?”

都暻秀吐掉骨头,冲他忸怩一笑。

还是心形嘴呢。

天真地放下心的金钟仁,在几天后整理木屑的时候遭到了惊吓。

【人型的宠物仓鼠不再须要木屑除臭和保暖,但木屑作为它们游玩的道具也是必不可少的,请定时整理,防止由于湿润等来由以致细菌生息,影响壮健。】

把都暻秀安排在沙发上,自身勤勉地把他的木桶拖出玻璃房子,用一个远大的渣滓袋来装那一堆其实并没有异味也并没有湿润的木屑,挖到底部的时候,隔着橡胶手套摸到了一些块状物体。

面包和炸鸡是预料之中。

苹果。

巧克力。

芒果干。

千层酥。

夹心饼。

鱿鱼片。

还有棒棒糖。

到底藏了若干东西...

把翻开了包装的全都扔进渣滓袋,金钟仁回头看看客厅沙发上埋头啃玉米的家伙。

发现藏起来的零食都没了的话,简略会很哀痛。

于是换上了新的木屑之后,把包装完好的巧克力棒棒糖和饼干放了回去,还分外加了一罐香蕉牛奶。

唉,喜欢藏零食的话,就藏吧。

在大约一星期之后,都暻秀资历了长久的由食物带来的兴奋期,起初变得很忧郁。

完全实在发扬为金钟仁买来的各种外卖都不能惹起他的兴味,每顿饭草草吃两口就不再动,也不玩木屑了,一天的大多半时间都萎靡地卧在小床上发愣。

金钟仁忧心如捣地取出了没吃若干的炒饭,小床上的家伙显得愈发肥大,缩起来惟有一点点。

“到底出了什么题目...”金钟仁叹着气拿出了豢养手册。

【啮齿类植物须要关注和爱抚,请尽量多与宠物亲切,征战互自负任的关连,对于榨汁机怎么榨苹果香蕉。否则有患上抑郁症的可能。】

爱抚?

金钟仁脑子里不留神冒出了姐姐把都暻秀抱在怀里高下其手的设想画面。

他打了个寒颤。

“姐啊,”他拿着手机站在后院一角,“你泛泛都是奈何爱抚他的?”

“什么奈何爱抚,就摸呗,想摸哪摸哪。”

“太恣意了吧...”

“别傻了,”姐姐的声响带着戏谑,“再像人也只是宠物,就当成小猫小狗来摸没关连的。”

真的没关连...吗?

金钟仁扭头看着一动不动的小家伙。

固然说是宠物,但是除了有耳朵以外,完全就是人类,被关在小房子里已经很不幸了,再得不到相应的尊重,那不是成了奴隶吗?

“阿秀啊,”他钻进小屋悄悄地摇晃男孩,“你醒醒。”

男孩慢慢睁开眼睛,静静地看他。

“陪我看电视好不好?”

彷佛很高兴似地点了颔首。

于是一人一鼠(?)并肩坐在沙发上,金钟仁采选了一部笑剧。

简略仓鼠是对电影毫无兴味的,又或者只是太没灵魂了,都暻秀的头慢慢耷拉上去,一点一点。

金钟仁见状,伸手把他放倒,枕在自身的腿上,然后试探性地绕过耳朵,一下一下悄悄抚摸着他柔滑的黑发。

很快男孩收回了舒服的哼唧声。

“喜欢这样?”他问。

黑发中的耳朵轻细晃了晃。

“那你每天都陪我看电视,就像这日这样,好不好?”

“嗯。”男孩的头在他腿上蹭了蹭。

金钟仁突然觉得爱抚的作用是双向的,他也感遭到了一种静谧的到家。

===========================


#仓鼠嘟小剧场#

想吃什么尽管说!

——BY:金钟仁

===========================

【3】


有一天下课的时候,吴世勋朴灿烈拉着他去看电影,金钟仁由于想着要给都暻秀买点洗漱用品之类的就断绝了。

“你如今是完全不潜藏你变态的喜欢了是吧?”吴世勋勾着他的脖子说。

“什么变态的喜欢,贴紧。我只是很纯粹地在养宠物...”

“文饰是没有用的,”朴灿烈搭着书包跟下去,“上次去逛街,你偷偷买了套企鹅睡衣以为我不知道吗?M号的总不会是自身穿吧,是给你的小老鼠穿的对不对?”

“不是老鼠,是仓鼠...”

“那不重要,”朴灿烈一挥手,“你如今的行为像谁知道吗?我家隔壁那个买了人型猫咪然后成天抱着她说‘咪咪是我的妻子’的变态怪大叔,就是他那个样子。”

说起来,置备高贵的人型宠物来餍足怪异嗜好的也是大有人在,难道说自身也变成其中一员了吗?

尽管再三检讨之后依然觉得自身的主意非常纯粹,出于同伙的压力,金钟仁还是跟他们去了电影院。

电影终结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透了,金钟仁提着特地买的炒年糕和香蕉回到家,掏出钥匙探求着要插进锁孔的时候,门被他悄悄一推,竟然开了。

金钟仁吓了一跳,他掏出手机翻开照明,门锁没坏,可能是离开的时候没关好,门的邻近没有人,于是摸到墙壁上的开关,“啪”地一下,客厅洒满了灯光。

然后洞开的卧室门、抽屉全部拉进去的餐边柜和一片狼藉的地板无一不在指导他,有个小偷来过了,并且把他的公寓洗劫一空。

金钟仁进了卧室书房张望情景,笔电带在身上幸免于难,家里也没有什么宝贵物品,他放下心来的同时,却发现通向院子的门锁被撬开了。

恐慌地冲进后院,玻璃房子的门被打碎,内里空空如也。

金钟仁一刹时冷汗直冒,他快速拨通了报警电话,然后生硬地呆坐在沙发上,手指郁闷地插进头发里。

阿秀如今在哪里。

是手忙脚乱地被人关在小房子里等着廉价卖掉吗,还是由于找不到仆人正在哀痛地哭?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当去看什么电影,早一点回来的话,至多还能庇护他。

警员来注册了丧失,检查了一下现场,留下让他等音尘的指示就离开,金钟仁没有胃口,也不想扫除房间,炒年糕被扔在餐桌上慢慢变凉。

沙发上扔着的豢养手册,粉色的封面此刻格外刺目耀眼,金钟仁把它拿起来,看着封面上印刷的红色仓鼠,心中无穷惭愧。

书被他随手丢在矮桌上,相比看受到。哗啦啦地翻到了末了一页,金钟仁忍不住拿起来看了一眼,被末了的【重要提示】吸收了眼光。

【失血过多或者遭到严重惊吓的情景下,宠物会产生特定应激回响反映,多为歇斯底里极具攻击性,少局部则可能长久恢复到植物样子,但在心理稳定、充足进食一周之后,可在客服门店将宠物恢规复形。】

嗯?

金钟仁放下手册,去玻璃房子里把装木屑的木桶抬进客厅。

委托了。

他怀着荣幸的心情,像仓鼠一样把木屑全部刨到木桶外面,然后发现底部堆着阿秀这日穿的衣服,伸手拎起来,那下面埋了颗瑟瑟发抖的小毛球。

“...阿秀?”

听到了他的声响的小东西猛地站起来扒着桶壁,很快又由于滑润的概况而滑落下去。

金钟仁把温热的小毛球悄悄抓起来放在手心,总觉得稍微一用力就会把它捏死。

毛球颤动着把身体转过去,黑亮的眼睛对上金钟仁的。

“你是阿秀吗?”

仓鼠不会说话。

“你是阿秀的话,就咬一下我的食指,再咬一下我的小拇指。”

然后,手指上多进去的两个血孔证明了它的身份。

金钟仁疼得差点飙泪,但想到小家伙可能是太畏缩了所以把握不好力度,还是温柔地抚摸着它背上柔滑的绒毛,对它轻声说:“不要怕,暴徒再也不会来了。”

小毛团像傻了一样愣愣地趴在他手心里。

突然变小之后,金钟仁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奈何安排,放在玻璃房子里又不宽心,只好把它带进卧室。

“这里就是你睡觉的处所,不要四处乱跑知道吗?不然可能会被我压扁的哦。”他把左边的枕头按了按,中间弄出一片下凹,然后把毛团悄悄地放在下面。

小东西伸出前腿洗洗脸又整理了一下皮毛,然后僻静地团成一团闭上眼睛。

金钟仁研商了一下,决心打电话给姐姐。

“你可真有本领啊金钟仁,香蕉怎么放榨汁机里榨。才养了几天就这样了?”

隔着不知道若干公里的间隔,金钟仁还是感遭到了那边传来的森森寒意,他咽了下口水,把手机换到另外一边听着。

“嘟嘟如今在哪?”

“放在床上了,我给他找个盒子...?”

“盒子?!”姐姐的声响陡然缩小,“你就找个盒子装我的宝贝?!”

小时候把姐姐的唇膏当蜡笔拿去画画的时候,她也是这个回响反映,这种腔折衷语气通常只说明了一件事:

再不把姐姐哄高兴他就必定会死。

金钟仁两腿一软,放软了声响问:“那我该当...”

“给他买个房子啊,还用问!”

第二天早晨,金钟仁站在桌边看着被他转移到桌上的小毛球:“我如今出门去给你买个房子,你要乖乖地在家不要乱跑哦。”

瞪着黑亮大眼睛的家伙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猛地活动起来,他矫健地爬到桌子边,伸出前爪抠进紧挨桌子的金钟仁的衣服。

金钟仁木鸡之呆地看着这个家伙在外套上一点一点攀爬,直到挪进他的口袋。

简直了。

“你...要一起去啊?”他撑启齿袋问。

毛球趴在口袋里一动不动,爪子死死抠着口袋的内层布料,一副“你别想开脱我”的样子。

金钟仁突然觉得心脏彷佛被羽毛挠了一下,痒痒的,有点无法又有点好笑。

“那走吧。”他隔着口袋悄悄拍了拍他,拿起钥匙出门。

由于畏缩小家伙无聊,他特地把手虚放在左边口袋里,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仓鼠背上柔滑的绒毛。

家邻近在修路,公交是以非常震荡,金钟仁右手死死地抓着扶手,一边惦记都暻秀会不会被晃得头晕。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感到小家伙在口袋里猛烈地动起来,然后他的大拇指被悄悄地抱住。

仓鼠特有的、带着尖指甲的小爪子搭在手指上,大拇指的尖端是以碰触到了他胸前的绒毛,这种奥秘的感到让金钟仁忍不住无声地咧开嘴,香蕉怎么放榨汁机里榨。笑得很满意。

网上查到的那间宠物店很快就找到了,处所不大,靠墙的铁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仓鼠用品。

“想要点什么?”扎着马尾的店员小姐晴朗地问。

金钟仁徘徊了一下,还是把小毛球从口袋里悄悄掏进去放在掌心:“我要给他买个房子。”

宠物店的店员小姐对付小植物也充实爱心,她伸出手指抚摸了一下小毛球两耳之间的绒毛,然后右移两步展现面前的架子。

“上两层是人形宠物公用,下面是普通仓鼠的笼子,您须要哪一种?”

金钟仁看着下层造型精华的各种玻璃房子正预备问代价,突然感到到食指尖被悄悄挠了几下。他收回视野看向手掌,小毛球也艰苦地仰着头在看架子。

“想要哪一个?”金钟仁如此说着收回手与毛团对视。

黑黑的眼睛眨也不眨。

“这样吧,到你想要的房子后面你就挠一下我手心。”

金钟仁托着他从最上排起初搬动,一直到略过了全面的初级宠物房,终于在带着跑轮的二层普通仓鼠笼后面停下。

“喜欢这个?”金钟仁收回手问。

都暻秀在他手掌上挠了挠,然后提起前爪很安逸地起初洗脸。

金钟仁乖乖付了钱,准备随手顺利把小毛球装进房子带走。

“不进去吗?”由于两只前爪死死抵住房子边缘,后爪被金钟仁托着往里送,都暻秀呈现出了怪异的倒立神态。

“是不想进去对吗?”金钟仁把小家伙捏起来放在手心。

那家伙转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

好吧,那就还是装兜吧。

于是四爪并用抱住金钟仁半边手的白毛团,被悄悄放进了外套口袋里。

固然在店里看起来是不想进房子的样子,可回到了家都暻秀还是在跑轮上欢乐地跑了一下午。

“阿秀你不累吗?”金钟仁蹲在玻璃房子当中,翻开门对着内里孜孜不倦“咔擦咔擦”转动跑轮的都暻秀说。

速度逐渐慢上去,红色的毛团在运动的跑轮上慢悠悠转了个身,受到惊吓时耳朵会贴紧头部。变成反面对着金钟仁的方向,然后又迈动小爪子跑了起来。

金钟仁显然从他有点欣忭的小眼神里读出了“超好玩不累嘿嘿嘿”的讯息。

去客服那天都暻秀是被金钟仁从跑轮上扒上去的。

“宠物区别卡、小票、身份证...”金钟仁对照着豢养手册上的列表把须要带的东西都装起来之后,转身去找被他安排在桌上的都暻秀,结果发现毛团依依难舍地趴在玻璃房子当中。

就这么喜欢跑轮吗?

于是24小时后,胜利恢复人型的仓鼠老师被金钟仁带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了摆在客厅一角的机器。

在他猜疑的眼神里金钟仁注释道:“这是跑步机,用来取代跑轮的,你也不妨在下面一直跑一直跑哦!”

但是回应他的惟有仓鼠老师的一大片眼白。

简略是恢复人型之后,对跑轮深深的酷爱随着体型的增大被浓缩了吧。

厥后,那台还没投入操纵就被打入冷宫的跑步机,变成了表哥来做客时黑猫黄子韬的大玩具,那家伙不妨在发动的跑步机下面孜孜不倦地爬上爬下一整天,直到末了被金珉锡忍辱负重揪上去为止。


===========================


#仓鼠嘟小剧场#


由于在仓鼠样子的阿秀起劲儿地跑着的时候,用手按住轮子招致小家伙摔了进去,金钟仁一整个下午都只看获得红色圆圆的屁股。

===========================


【4】

金钟仁没有过度地关注过宠物与饲主的称谓题目,简略是由于他打从心里没把都暻秀当宠物看的缘故,所以在听到有人叫金珉锡“仆人”的时候,立时感遭到了从脚底一路飞腾到头顶的恶寒。

事情是这样的。

老板接了个项目要出差,金钟仁是顺心门生不得不跟,勋灿两个损友结伴翘课旅游去了,无法之下,他只好把小仓鼠托付给表哥。

表哥倒是批准得很爽气,他自身开了个烤肉店泛泛也闲,就是嫌金钟仁家离得太远不想跑,“把你的小宠物带过去吧我这里有宠物房”他是这么说的。

然后金钟仁就把必需用品和换洗衣服和企鹅睡衣一起装了两大包,领着都暻秀去了表哥家。

一路上都暻秀僻静地背着大书包被他牵住走,疏忽掉两只白白的小耳朵的话,两人仿佛就是哥哥与弟弟的样子。

然后一直乖乖的都暻秀,在迈进金珉锡家门的刹时突然猛烈向撤除了两步。

“奈何了?”他回头看着躲在面前的都暻秀,试图把他往前拽,小孩的两只小爪子紧紧捏着他的衣服下摆,死活就是不动。

给他们开门的金珉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突然一个高高的短发少年就出如今了门口。

腰上的手力度陡然变大。

尽管没有回头看,金钟仁似乎都能听见都暻秀身上的头毛绒毛眉毛各种毛“啪啪啪”炸开竖起来的声响,他仔细详察宏壮的少年,然后看到了一张稍微艰深的俊秀的脸。

还有头顶上支棱着的黑色猫耳。

他有些讶异地对着金珉锡:“这、这是你的...”

“仆人,他们是谁?”男孩阴测测地启齿。

金珉锡像被吓到似地一颤,然后回过神来连忙注释:“这个是金钟仁,是我表弟,背面那个是他的宠物,这两天来借住。苹果汁的做法榨汁机。”

“哦,还以为你又抽中了怪异的东西呢。”男孩说完,淡然地走向沙发倒下去,拿起沙发上扔着的NDS起初玩。

什么叫怪异的东西?!

金钟仁默默地咬了咬牙,然后把都暻秀护在怀里带进门:“什么情景?”

金珉锡不美意思地挠头:“买电饭锅的时候抽中一等奖,送了个宠物。”

说完“嘿嘿”笑了两声,把大门关好带着两人往后院走。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了个仆人呢。

金珉锡的房子和金钟仁租的户型相似,都是带院子的一层公寓,后院也立着一个玻璃宠物房。

“子韬不住这里,拿回来之后一直空着的,”金珉锡指着宠物房说,“这几天就让你的小仓鼠住出去吧。”

“子韬?”金钟仁声响高了一个八度,“你别跟我说他姓黄。”

“是啊。”

“你不是吧!”声响又高一个八度,“你管那个阴阳怪气的人还是猫叫黄子韬你对得起我们的偶像么!”

黄子韬是兄弟两人小时候最喜欢的功夫明星的名字。

金珉锡张了张嘴,然后一个慢悠悠的声响插出去:榨汁机可以榨香蕉吗。“哈哈你可真逗,什么叫阴阳怪气,你是要说神色奕奕吧?”

连“哈哈”都是平着腔调一个字一个字吐进去的不是阴阳怪气是什么!

金珉锡绕过他们走到门边把黄子韬往客厅里推:“你去打游戏吃零食别来添乱乖一点。”

金钟仁看看身边老忠厚实拽着他胳膊的都暻秀,心想相比之下我们阿秀叫一个灵便。

眼看着都暻秀有些灵魂萎顿地钻进了宠物房,金钟仁把东西放好跟他道别:“乖乖地等着我,就3天,好不好?”

都暻秀打了个哈欠,点颔首窝在了小床上。

金钟仁颇为失踪地辞别他的小仓鼠回到客厅,面前目今的情景让那种从脚底飞腾到头顶的恶寒再一次袭来。

沙发上坐着一脸悠哉的黄子韬,他肩膀上枕着一边吃薯片一边盯着电视的金珉锡,且不说这两小我的坐姿完全是主宠颠倒,黄子韬嘟囔了一句“耳朵痒”,看着没有榨汁机怎么做果汁。金珉锡就目不斜视地把手抬过头顶,准确无误地捏住那只黑黑的耳朵揉了两下,然后客厅里就响起猫咪每每会收回的那种“咕噜”声。

“好了不痒了。”黄子韬满意地说。

他自身没手,啊不,没爪子啊?

金钟仁眉头跳了跳,径直走到沙发和电视机之间面对两人。

“每天添一回水,饭和你们吃一样的,木屑弄了新的等我回来自身换,不妨的话给他弄点鱼他爱吃,别太咸会掉毛,也别吓到他,不然变小了容易跑不见。”

“知道了。”回应的人居然是黄子韬。

金珉锡以简直看不清楚的幅度晃了晃头默示他听见了,然后“咔嚓咔嚓”嚼着薯片把注意力放回了电视屏幕。

要不是没人能帮手他绝不会把都暻秀交给不靠谱的表哥。

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敬慕的,金珉锡和黄子韬之间亲密的关连。

飞机腾飞之前金钟仁很有些鄙陋地翻开手机调出了偷偷拍的都暻秀四仰八叉睡觉的视频,背景音里能听到他辛苦憋住的笑声,画面上是他用手指不停戳小床上睡得快要流口水的家伙的肚子,过了足足一分钟,都暻秀才发抖着耳朵惊恐地醒过去。

真够迟钝。

金钟仁没忍住“嘿嘿”笑出声,当中的同事有些猎奇地凑过去,视频刚好播放到都暻秀怨愤地抱着他的胳膊啃,然后就中断了。

那人没看出个所以然,嘟囔了两句就坐回原位接着看书,金钟仁有些心虚地关机,觉察他居然已经起初想念小家伙了。

出差的光阴隐隐有些担忧,3天之后去金珉锡家接都暻秀,果不其然地发现都暻秀变回了植物样子。

“你们对他做什么了?”心平气和地问。

金珉锡正要说话,被黄子韬一把捂住嘴拖进卧室关起来。

“那个,他睡得不太好,就变回去了。”黄子韬打开门,挠着自身软软的黑耳朵说。

骗鬼呢!

那之后都暻秀变得有点不对劲。

例如饭后的水果时间,听听手动榨汁机推荐。一向都是吃现成的小家伙破天荒地自动央求洗草莓。

金钟仁脑袋轻轻向后仰了仰,看着近在面前目今的红红的草莓,他把眼光移向左边,小家伙正举着叉子对他讨好地笑。

给我的?用眼神默示。

拼命颔首。

于是张开嘴把草莓咬上去,两三下吃掉,刚刚咽下去,又一颗草莓出如今面前目今。

还是给我的?

拼命颔首。

一盘草莓吃得差不多了,这才看到当中的小家伙充实敬慕不幸兮兮的眼神。

明明自身想吃,为什么还一个劲儿喂他呢?

再例如一看电视必犯困的仓鼠君,在美食节目播出的时候全程连结了苏醒,然后某一天金钟仁从实验室回来,翻开门的时候闻到了很不错的滋味。

都暻秀坐在餐桌当中晃动着腿,看到他就眼睛一亮跳下椅子跑进厨房,端进去一盘看起来有点惨淡的蛋包饭。

“...你做的?”金钟仁受惊极了。

都暻秀点颔首,把勺子塞进他手里。

固然卖相不好,滋味却不错。

称道了他之后,连着一个星期晚餐都是蛋包饭。榨汁机可以榨香蕉吗。

“阿秀啊,”终于忍不住的金钟仁揉着仓鼠君的脑袋,“真的越做越好了,但是,这日就让我吃一回拉面奈何样?”

终于在有一天都暻秀笨手笨脚地想要给他按摩肩膀的时候,忍不住揪住他问:“在表哥家,他们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最近要这样?”

面前的家伙把头深深埋下去,两只耳朵正对着他,声响讷讷地响起:“子韬说宠物不能吃白食。”

金钟仁对着颤动的红色耳朵又好笑又无法。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说着双手捧住都暻秀的脸抬起来,“你以前那样就挺好的。”

“真的吗?”

“真的。”

于是都暻秀开心性撒丫跑回小房子玩木屑去了。


【番外、切确的猫鼠关连】

要是不是仓鼠僻静的本性使然,都暻秀的惨叫必定把房子都掀翻了。

那么多种人形宠物里,仓鼠是最温顺最幼弱的一种,对气息迟钝的他,开初迈进房子的时候就嗅到了别的植物的气息。

正本彷佛并没有那么畏缩,可就在金钟仁走之后,早晨睡觉前,相比看手摇式榨汁机。黄子韬过去和他道晚安。猫耳少年靠近他诡秘一笑,低声说:“吃宵夜么,我有老鼠肉干。”

鼠。

肉干。

老鼠肉干!!!!

“不不不不不不吃!”都暻秀哀嚎一声扑进木屑堆里瑟瑟发抖。

虽说他并不是老鼠但是说不定黄子韬哪天想吃新鲜的就把他给剥了呢!

那时黄子韬淫荡一笑,优哉游哉晃动进了卧室,都暻秀却吓得差点失眠。

日间金珉锡去看店,黑猫和他孑立在家。

这家伙要么就拿着一片疑似是老鼠肉做的肉干坐在宠物房外面看着他慢悠悠地啃,要么就趴在玻璃墙壁上阴沉森地笑着挠墙,都暻秀觉得别说是金钟仁了,就连开初被姐姐养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如坐针毡过。

别吃我,求求你。

扒在木桶边缘展现眼睛的他显然传达着这样的信息。

直到金珉锡回家他才稍微宽心一点。

但是早晨群众一起坐沙发上看电视,金珉锡恍恍惚惚睡过去,都暻秀觉得无聊,也正犯困的时候,耳朵突然觉得一冷。

“饿啊...”阴沉森的声响响起来,呼吸喷在他的耳朵上。想知道怎么用榨汁机榨苹果汁。

都暻秀惨叫一声跳起来,惊醒了当中的金珉锡。

“奈何了?”他恍恍惚惚地问。

黄子韬不说话,眼睛看向天花板,都暻秀默默地跳下沙发回到后院躲进小房子。

猫是一种多么危险的生物!

金钟仁回来的当天,都暻秀默默唆使自身:活过这几个小时就能见到仆人了。

“小家伙,”黑猫的声响阴魂不散地响起,他出如今宠物房外面,手里捏住尾巴提着只还在挣扎的老鼠,“新鲜的,尝尝吗?”

都暻秀吓得心肝一颤,眼泪快速充实眼眶,他默默地垂头把自身埋进木屑里,假意什么也没看到。

快点回来啊仆人!心里却这么哀嚎。

上帝简略是听不见仓鼠祷告的,就在都暻秀平静上去,预备钻出木桶的时候,黑猫的脸陡然出如今桶边。

他手里捏着根孤零零的老鼠尾巴,嘴边沾了血。

嘿嘿一笑,亮出洁白的牙:“没吃饱。”

“...”

都暻秀两眼一闭软倒在木桶里。

于是金钟仁风尘仆仆赶到金珉锡家的时候,只接回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毛球。

我没死!

黑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对命运的感动。


番外END.



感谢群众陪着钟仁一起把仓鼠羞羞养大了!

希望这篇文也像开度的“典礼巧克力”一样,纵然由于劣质有些发苦,还是会让你感到到甜甜的幸运~


榨汁机苹果香蕉牛奶
其实惊吓
看着僵尸榨汁机苹果版
你看榨汁机苹果香蕉牛奶

[日志信息]

该日志于 2018-01-07 由 花亭老人 发表在 乡里书生 网站下,你除了可以发表评论外,还可以转载 “受到惊吓时耳朵会贴紧头部” 日志到你的网站或博客,但是请保留源地址及作者信息,谢谢!!    (尊重他人劳动,你我共同努力)

Copyright © 2018-2020 亚美娱乐-m.05am8.com_亚美娱乐网址_亚美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